渡苦

思公子兮徒离忧

【周喻】望穿秋水(中)

4

冬日的阳光温柔得像恋人一样。

荣耀大学的新年联欢晚会的筹备工作一如往年一样热闹。

舞蹈节目是首先被排满的。化学系的苏沐橙和唐柔都是国标独舞,被编排在一起。没有任何舞蹈功底的杜明只好望美人兴叹了。建筑系的楚云秀带着舒可怡,舒可欣姐妹的民舞也是毫不逊色,外加高英杰,乔一帆,刘小别,莫凡,白庶的鬼步舞,今年的舞蹈节目实在是颜值颇高。

另外正在读研的张佳乐有歌曲独唱,黄少天和方锐的相声,更兼有外语系大才子王杰希的魔术,光看这几个刚定下的节目就觉得精彩纷呈。

周泽楷看着晚会大厅的柱子神游天外。

江波涛在一边念叨“难不成我们化学系连一个节目都没有?怎么偏偏被金融系抢了先,不行不行,这人怎么还没来啊,不是说好了,这个时间点商量吗?”

正说着,就听见了大厅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周泽楷转过了视线,正是喻文州。

他穿了一件黑色大衣,脸上微红,一双墨色的眼睛像深色的井一般望不到底,呼吸略重,大约是走得太急,有点喘息“不好意思,久等了吧?”

江波涛连忙摇头,“没有没有”

5

喻文州的节目和周泽楷的节目撞了。同样都是钢琴独奏,喻文州报名在前,此般而来是江波涛约了喻文州打个商量。

周泽楷去看喻文州,像是觉察到了周泽楷的视线,喻文州回头冲周泽楷笑了一下,像是很熟稔似的。

周泽楷被他这么一笑,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6

双方商量的最终结果是,独奏改为双人合奏。

临走的时候喻文州对周泽楷微笑“小周,合作愉快。”

周泽楷被这个微笑弄得只觉脸上烧起来了。

7

夜晚的林荫道,风有点大。

围巾几乎要被吹跑,周泽楷随意理了理,抱紧了手里的书向图书馆加紧步伐。今天是还书的最后期限,他抢在晚课后的一点时间把书还回去。

一路小跑,终于到了图书馆。松下一口气来。图书馆暖气开得很足,他轻轻喘着气,把手里的书还至前台,见时间还有点,向外借区走去。荣耀大学的图书馆足有四十万藏书,其中有十万可以外借,周泽楷走在书架之间。

图书馆的世界被黑白书架分割,头顶是温暖的橘黄色的灯,衬的窗外黑夜如墨,天晚了,图书馆里人少,周泽楷找到书时,远远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靠在转角的书架上。

那是喻文州。

这世界上大约有这么一种人,总是给人安定的感觉,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,全身上下无形之中向外散发安宁的气息。周泽楷想起一句话,岁月静好。

他无声的走向喻文州。那副容颜在他眼里描绘得愈发清晰。

连看书的样子都那样温柔。

距离两步远的时候喻文州发现了他,一双仿佛能勾人魂魄的眼睛弯起,嘴角上提,喻文州微笑“好巧啊”。偏就是这句像无数电影,小说的旧情节一样的话,让他的心跳忽然加了速,他一紧张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,张了张嘴,却像哑巴一样没有发出声音。他觉得窘,不知是不是这里暖气开得太足,他觉得脸上温度高的有点不正常,想想还是干脆不说话了。

喻文州抬眼看了看手表“时间不早了,小周你还要找书吗?不如一起走吧。”

周泽楷点头。

8

出图书馆时风小了些,但冷意还是不断在空气中流动。

喻文州明显打了个哆嗦,周泽楷想也没想就把围巾脱了,小心翼翼的替喻文州系上。喻文州愣了下,本想推辞,看见周泽楷固执的神色,也就不坚持了。

喻文州望了望天空,说,明天是大晴天呢,不过夜里这样的天空也不多见。

周泽楷仰望天空,喻文州说的不错,将要放晴的缘故,夜空中无一丝流云,而风吹走了霾,难得一见的,繁星漫天。

“小时候看书,总看见关于星空的描述,看到丹麦人把银河称作冬之街,我家在G是那边,从前也总能瞧见许多星星,那时爷爷还在,陪我看星星,他还教过我几首诗——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。”

周泽楷下意识的握住了喻文州的手,看对方有些疑惑的眼神,他一字一顿的说“我陪你”。

喻文州笑了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渡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