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苦

思公子兮徒离忧

【韩叶】少年子弟江湖老

少年子弟江湖老。

脑中没来由的闪现这句话 ,韩文清想,似乎是哪天陪父母在家听的一段戏文,叫什么来着,《红鬃烈马》。后一句是什么来着,却是记不起来了。

手机了有QQ特别关心的信息,叶修的对话框闪动,老韩加油啊,哥和文州赌你和小周谁是总冠军,我可是押你了,可别让我赔本啊。

还发来一个大兵叼烟的表情,像极了叶修没正经的笑。回了一句“幼稚”

一边想着,他来到了霸图主场,场内粉丝喧闹。总决赛,几天前在轮回的一场被抢去了两个人头分,情况不算好。

但他眼下罕见的没有在想比赛的事。

他在想叶修,这个他想了十多年的人。

叶修今天是有事的,不会来看比赛,早几天就在群里说过。他也打电话去确认过。

那天叶修吊儿郎当的笑着,怎么。老韩想我啦。他冷哼一声,挂了电话。

今天比赛结束,无论结果如何,他都必须要退役了,留队指导,却再也不会上场。他也曾经对孙翔说,小朋友想要改朝换代,还早了点。

可是现在,他在时间面前,不得不退让了。

这个强硬了十一个赛季的男人,退让了,把一切交给了后辈。

韩文清坐在备战室里,仍然没有想比赛,他在心里默默的说,比赛结束后,今天晚上,去找叶修,把一切告诉他。

曾有过不安,低落,彷徨,退缩,对于这个他始终不敢把爱说出口的人,他终于决定在他的退役仪式之后把藏于心底十年的爱意传达,要一份回答。他心绪不定。

 

 

赢了?

这两字在韩文清心底好一会儿才渐渐明晰。

赢了!

像是热火在血液中来回传送,他全身发热,他和队友从通道里出来从每个人的脸上看见了难以言喻的喜悦。

霸图!霸图!

粉丝的嘶喊震天。这是个令人落泪的现场。

很开心,无法言说的喜悦,他看见前排观众席上有一群人站起来向他鼓掌,蓝雨,微草,皇风,烟雨,呼啸,还有很多,几乎所有选手都来了,还在战的,已退役的,他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用每一寸皮肤感受这一刻霸图的主场。可他又在心里焦急起来,像有一群蚂蚁在爬。

他在想叶修。

他知道叶修没来,但他真想马上把兴奋传递给他,不是用冷冰冰的一堆信息,是面对面的看着对方,他是他十年的宿敌,也是他暗恋了十年的人。

这让他心焦,有人说,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,他想这句话真是不错,他看了看腕表。颁奖典礼和退休仪式一同举行,马上要开始。他却在着急,希望一切早点结束。他只想叶修。

可是他又胆小起来。如果叶修没来不接受怎么办,如果叶修根本不喜欢他怎么办?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智商往往在负数,韩文清一想这些脑子就不够用,他害怕失去叶修,害怕叶修不喜欢他,为此永远离开他,这仿佛是很傻的问题,可他偏偏像一个白痴一样不停地想着。

他胆小,只为叶修。

这才是煎熬。

他上了台,全息技术让他和大漠孤烟并排走着,现场的粉丝声嘶力竭的喊着,多少人留下了热泪。

这个战了十一年的老将,功成身退。

它代表了荣耀最初的岁月与荣光。自此,创世一代,全员退役。

可他的五脏六腑都如火般燃烧,烧掉他的理智。

他只想叶修。

一下场他就要找叶修,任何事,任何人都不能多耽搁他一秒。

站在台上准备领奖,一旁的张佳乐哭了。

如果可以,他真想直接走开,去找叶修。

心急。

奖杯由人端上来,台上又起声潮。

他心急。

他转过身去接奖杯,一眼对上那人的眼睛。

是叶修。

万籁俱静。

死死的抱住了眼前的人,队员们忙去接快掉落的奖杯。

韩文清的力气尤其大,仿佛把人深深揉进骨子里。

两颗靠进的心此刻砰砰的剧烈跳动,同一个节奏,仿佛是同一颗。

叶修在韩文清耳边轻轻吹气,“老韩,心跳真快。”依旧是没正经的语气。

韩文清的感觉在这一刻放大数倍,他抱住叶修的头,吻住了那张令他不再理智的嘴。嘴唇柔软。他横冲直撞,扫过对方口中的每一丝,每一分。叶修被突如其来的吻惊住,被炽热的舌尖打开了,他差点窒息,却像是回礼似的用舌尖卷向韩文清的舌尖。

 

 

韩文清吞下叶修的唾液,说,

叶修,我爱你。

仍是不肯松手的抱着他。

叶修吻了回去。

韩文清突然想起了那一句话。

少年子弟江湖老,红粉佳人两鬓斑。

他吻着叶修,觉得挺好的。

END

 

 

     

评论(2)
热度(33)

© 渡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