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苦

思公子兮徒离忧

默(be)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看见叶修倚在教堂一边的大理石柱上,冲他浅浅的笑着,没有像以往一样嘲讽。他笑得很柔和,连眼中也是一片笑意。他的脸色有些苍白。

叶修穿了一套黑色的西装。

       和教堂里所有人一样的黑色。本该和所有混在一起的黑色。可是叶修身上的黑色却那样格格不入,那样刺眼。

       没有一个人说话,连黄少天也没有。教堂里来了许多人,拥挤到完全坐不下,教堂外也有数不清的人。清一色的黑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也没有说话。韩文清看着他的脸,仿佛连呼吸都要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先前哭晕的苏沐橙又醒了,站也站不稳,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,靠楚云秀在一旁扶着,她朝他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她眼中充血,似乎很多天都没有休息过了,瘦了很多,连骨头也要显出来。黑纱衬的她异常苍白。她给了他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好奇的向他转了转头,颇有兴趣的看了过来,然后露出了一个更大的微笑。叶修似乎乖了很多,眼中一片和顺。

       坐在前排的叶秋却呆了很多,从进来就一直是木然的,眼睛里一片空白,挤在人群之中,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厥。

       他打开盒子的时候,叶修挑了一下眉,他望过去,叶修调皮的笑了一下,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盒子里有一封信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的字迹。

       他说,老韩,我很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事情能让我如此惶恐。

       我心中忐忑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老韩,我爱你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我不敢告诉你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害怕,我不敢说出口,可是我已经喜欢你十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也害怕了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我爱你。我并不知道你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我怕你并不喜欢我,我怕我一说出口,我们连朋友都不再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怕失去你。

 

       信下有一张纸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一张医院的通知书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两字格外浓重。

       冰冷。正中是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肺癌晚期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这才看清这个盒子的真实用途。

       盒底是两条项链,吊着两个素银的戒指,一个篆刻韩文清,一个篆刻叶修。

       他戴上了那条刻了叶修的项链。

       闭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一片漆黑。

 

       教堂中央是纯黑的棺材。尸体没有火化。

       棺内棺外是纯白的玫瑰。

       到了盖棺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苏沐橙扑在棺上,眼泪又流出来。

      “等一会儿,再等一会儿好不好,我再看看他好不好求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叶秋死死扒住棺木上,指节发白。

       场面一度失控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把刻着韩文清的那一条项链替棺内的人戴上。

       回头已看不到大理石柱旁的叶修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无声无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棺木也盖严实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走出了教堂。

       回头看时,这教堂仿佛来自遥远的中世纪。

       可他明明听见有人在念,楚地古老的乐章。

       魂兮,归徕。

       魂兮,归徕。

 

       耳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。

       恍然间韩文清看见了一片白。

       像叶修脸上的那样的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还有那柔和的笑。

评论
热度(21)

© 渡苦 | Powered by LOFTER